领异标新二月花 ——记国防经济学家、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陈波教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0日
        陈波,1971年生人,1992年大学毕业,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国防大学国防经济学博士毕业,现任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教授、国防经济专业博士生导师。

        “陈波”这个名字,是多年前我在西单图书大厦翻阅国防经济方面的著作时记住的。对国防经济学界的老学者,我多少了解一些。但对七〇后的陈波,我十分陌生。不过,他的学术观点很前沿,亮点也多,是学术圈内七〇后中最亮眼的人物。
  后来,海军勤务学院的陈炳福教授向我提起了陈波,介绍了他的情况,陈波才在我的心中逐步“鲜活”起来。
  2016年,《经济学家周报》和全民国防教育网发起评选“中国国防经济学年度人物”,陈波参评。当我看到陈波一项项的学术成果,一本又一本的学术专著,我特别感慨:这是中国国防经济学的希望,敢于创新的陈波是国防经济学界的翘楚。
  不出意料,陈波成为首届“中国国防经济学年度人物”中最年轻的获得者。
  在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我第一次见到陈波教授。
  陈波,1971年生人,1992年大学毕业,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国防大学国防经济学博士毕业,现任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教授、国防经济专业博士生导师。
  面前的陈波特别憨厚,戴一副简约的眼镜,背着一个双肩旅行包,像远行者面带微笑,飘然而至,带着浓厚的西北口音,我们攀谈起来。
  陈波是宁夏人。他从小生活在素有“苦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那里土地贫瘠,信息闭塞、生产方式原始、科技文化落后。那样的生活磨炼了陈波的坚强,锻造了坚忍不拔的品格。
  或许是因为我曾经在宁夏工作多年的原因,亦或是“国防经济”的情怀,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那么相似,从心里增添了对这位学术建树颇丰的年轻院长的尊敬与钦佩。
  这段日子,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宅在家中翻阅三年前陈波快递给我的一箱国防经济学书籍。这箱书籍都是陈波及其团队的学术成果,有国防经济学教科书,有国防经济理论前沿成果,有引进的西方国防经济学方面的译著,还有博士文库。这是我多少年来一次性看到的成系列、数量最多、成果最丰富的书籍。我想成果的背后,一定是陈波的艰辛付出。
  昨天,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陈波主译的《军力:现代战争的胜负》等好几本专著、译著等又即将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可见即便在这段特殊的日子他也没有闲着,从来就是忙于学术创新,忙于学术团队的建设。
  要成长为有影响的国防经济学家,一定要有学术创新的勇气与底气。
  国防经济学界的人们也许很少知道,其实陈波大学学的是生物学专业,完全与经济学不“搭边”的理科生。追溯陈波的国防经济学学术足迹,要从1997年讲起,那一年,陈波考入武汉大学,成为该校经济学专业的研究生。武汉大学的经济学文化内涵深厚,从海归学术大师张培刚、杨端六、刘秉麟到培养出的董辅礽、刘诗白、何炼成等享誉学界的名家,武汉大学经济学学术创新能力在国内首屈一指。
  每年农历二月,武汉大学的樱花悄然绽放,那种美令人震撼、令人窒息!在这样的学校读书,陈波读书求知,无疑汲取到了创新的思想精髓。
  六年后,陈波进入国防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专业是国防经济学。
  如果说从生物学跨界经济学——武汉大学的创新基因是陈波的底气,新中国国防经济学的发源地——国防大学的学术专业,则为陈波的学术思想“杂交”提供了难得的勇气——
  理论是对自然和社会知识的系统总结,目的在于把握自然和社会发展内在的本质联系。陈波博士论文做的是《国防供给的经济学研究》,在这篇获评国防大学首届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的论文里,他前瞻性地对国防经济供给侧问题进行了研究,从“供给”视角提出了分工、专业化与国防,政府供给国防的经济基础与国防的层次性与公共性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进行了国防最优供给的局部均衡分析和一般均衡分析,并对建国后我国国防供给规模进行了教早的规范性计量实证研究,提出了国防混合制度供给的可能、组织与制度设计。这是我国供给侧改革提出前最早的一本国防经济供给侧研究专著,当时“供给侧改革”在国内并未受到注意,即便在强调供给侧改革的今天,这仍是研究国防经济供给侧的非常重要的开山之作,至今仍极具前瞻性和理论价值。
  理论创新极具开创性和开拓性,缺乏勇气、瞻前顾后的精神状态无法创新理论;因循守旧、亦步亦趋的凡夫俗子、懦夫懒汉不可能创新理论。
  进入中央财经大学并在该校创办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后,陈波从一砖一瓦做起,敢于挑战的陈波也开启了创新的“快进键”,在国防经济学基本理论、前沿方法、国防经费、国防工业、国防经济史等传统研究领域和经济与安全、冲突经济、战略资源、安全审查等前沿研究领域都取得了突出的研究成果,提出了一系列有价值的学术观点:
  ——提出中国国防经济学顺利发展必须尽快完成范式定位、加强学科交叉促进原始创新、推进学术规范和拓宽研究视野。
  ——全球经济发展不稳定性增加,通过战争转嫁经济压力的苗头时有隐现;战争、冲突不断,传统安全仍是国家安全的根本。
  ——提出国防预算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是战略管理的重要工具。
  ——提出了推动国防工业转型和国防工业军民融合的具体路径和模式。
  ——提出国防经济资源的稀缺性使得国防资源配置的效率成为一个永恒的主题。
  ……
  陈波提出的创新观点很多,最突出的学术成果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现代国防经济学研究。在《二十世纪中国国防经济学研究述评》《科学化、规范化与国防经济学科建设》等学术论文中,陈波就国防经济学学科建设提出了若干创新观点,认为中国国防经济学应当有广阔的胸怀,既强调民族特色,也深入吸收国际国防经济学的优秀成果。其中由他主编的70余万字的《国防经济学》紧紧围绕国防经济学的新发展,对国防与经济、国民经济动员、国防支出、国防工业、国防采办、国防研发、军火贸易等方面国际最新基础理论和方法进行了全面介绍,是目前我国最具学术规范的国防经济学教材。书中对军备竞赛、军备控制与裁军的经济分析,既拓展了研究内容,又丰富了学术观点,是国防经济学规范研究的探索典范。   
  二是国防经济学前沿理论与方法研究。在《战争、冲突与国防经济发展》中,陈波提出中国国防经济发展必须坚持国际视野,决定走中国道路;坚持发展经济,建设强大国防,并为此出版《国防经济学前沿专题》《冲突经济学》《冲突经济学:理论、模型与前沿》等一系列成果,系统研究并给出了经济制裁、内战、冲突、恐怖主义、维和的经济分析等国际国防经济学最新发展成果。
  三是国防预算与国防经费研究。陈波主持了国防预算、国防支出和PPBE等系列研究,主持翻译的《国防预算与财政管理》《美国PPBES演进、运作与最新发展》《国防支出、产业结构与最优防务负担》《国防支出与经济增长:中国的经验研究(1985-2000)》等一系列文章,大大推进了我国在此领域的研究水平,对国防预算特别是PPBE进行了深层次研究。这两年,陈波又先后主编出版了《国防财政:治理、结构与规模》《国防金融:理论与实践》,对这两个领域进行了开拓性探索性学术研究,填补了一系列学术空白。
  四是国防工业与国防科技问题研究。在陈波教授主持翻译的《现代国防工业》和发表的《现代国防工业发展演进的路径、问题与挑战》等系列论文中,陈波提出现代国防工业在全球化中,面临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的艰难平衡、国防工业表现为单极的全球化和没有盟友的全球化;国防工业层级日益呈现“中心辐射体系”,发展中国家生产能力不断增大,但仍难以撼动国防工业的层级体系,这是因为技术、市场和政策对国防工业层级体系的新平衡都在进行干扰。在《资产专用性、交易费用与组织》中,他对军事工业的合约治理进行了研究,认为资产的专用性不同,意味着不同的交易成本,所以国防工业必须根据交易特性,选择与之匹配的规制结构;军工企业的形成是对市场组织不完备性的补充,政府组织在一定范围内对军工企业必不可少;军事工业的市场、企业、政府组织应当把握好功能边界和规模限制等一系列新的“话语”和研究方法。
  五是经济与安全问题研究。经济与安全的关系是国防经济研究的本质范畴,也是我国统筹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关注的主要方面,陈波在《从军事安全到经济安全:演进、评估与战略选择》中,较早研究了经济安全与军事安全的内涵,提出了重视新时期经济安全与军事安全,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加强国防建设,提高军事安全度;实行结构性军费分配于支持政策,保障重点;建立军、民双向交流机制,提高经济安全、军事安全依存度等观点,对总体国家安全观和军民融合都提供了前瞻性的学术支撑。
  陈波的研究比较广,思维活跃,国防经济 “走出去”问题、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问题、新时期国民经济动员问题、国防经济理论与发展史等,学术成果目不暇接,有清新俊逸之气。就那史学领域来说,陈波主编的《国防经济思想史》提出了国防经济思想史的全新理论框架,其全新角度、60余万字的国防经济史又在马不停蹄出版中。短短一、二十年,陈波主编的国家“十二五”规划重点图书“国防经济学系列丛书”已出版15本,“战略与经济学术文库”已出版8本……从这些我们能看出一个学者的辛勤与执著。“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仍然需要保持和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如春风化雨,润养兵心;如催征战鼓,激励斗志。男儿不负报国志,直挂云帆踏浪行。陈波以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为担当,矢志不渝进行着国防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理论创新,不仅是关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和未来走向的大问题,也是关乎现代政党政治发展、国家走向和民族未来的大事件。
  陈波的研究方法是资料先行,必须亲力亲为,不做现成的选题,也不照搬照抄别人的现成资料。梅花香自苦寒来。除了勤奋之外,我发现陈波为人豁达,不计较小事,有一个非常的好人缘。每次会上,我看到不管是年长的学者,还是中青年学者,抑或是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都和陈波相处得非常好。陈波也始终怀着谦卑的心态,随时向年长的、年轻的,行内的、行外的同人们学习,努力再努力,从不懈怠。陈波对时下耐不住寂寞与单调,急功近利,只满足于空泛的大而无当、大而化之的夸夸其谈并不苟同。他崇尚在学术研究中的独立思考,没有独立思考的人,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装点门面的花瓶,没有丝毫存在的价值。
  执掌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十多年来,陈波还主持承担了国家和军内外有关部门一系列重大项目的研究和攻关工作,积极组织推动国内外学术交流和国际学术合作,努力在学术界发出中国学者的声音和国防经济学者的声音——
  先后担任“教育部哲学社会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首席专家、中国财政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重大协同创新任务首席专家、全球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能力建设重大项目首席专家,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央融办、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教育部和有关国防科技工业、国民经济动员、京津冀联合资助项目等国家和有关部门重要课题或立法研究工作三十余项,着力对新时期国防经济一系列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进行了开拓性研究。
     陈波先后应国务院学位办应用经济学科评议组、教育部国防教育办公室等邀请主持国防经济学科研究生课程标准、军民融合学科论证、普通高等学校军事课教学大纲等的修订工作,受到有关部门高度重视,采纳了课题研究成果,或已以教育部等部委名义下发执行。主持研究、报送的关于通过投、融资促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关于国防经费事权划分、转移支付、支出责任等问题和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布局、结构、规模,统筹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事中事后监管等问题也进入有关决策、文件或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为了充分发挥智库作用,充分资政建言,陈波又带领团队近年来先后正式发布《战略经济与军民融合智库报告》《军民融合与国防经济研究报告》《战略与防务经济年刊》《战略与经济评估年度报告》等一系列重磅研究报告或年刊,他们一直飞奔在路上。
     独学而无友,则故陋而寡闻。陈波注意对国内国防经济学重点问题的研究,也注意研究的国际水准和国际规范,并积极借鉴国际优秀学者的研究成果。牵头在剑桥学术出版社创办本领域全英文国际学术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ace Economics and Peace Science,应剑桥学术出版社聘请担任该刊共同主编。兼任澳大利亚Development and Conflict《发展与冲突》)国际期刊和Emerald国际出版集团Conflict Management, Peace Economics and Development《冲突管理、和平经济学与发展》)系列英文丛书国际编委,并主持世界一流学者编辑出版International Studies of Peace Economics and Peace Science(《和平经济学与和平科学国际研究》)全英文学术丛书,推动国际学者在国防与和平经济学基础研究领域、研究方法方面的交流和互鉴。
  陈波较早与姜鲁鸣、卢周来等学者一起倡导引进了《国防经济学手册》的国内译介工作,大大推动了我国国防经济学的研究步伐。此后陈波这些年又先后主持引进翻译出版了或正在出版《牛津和平与冲突经济学手册》《国防预算与财政管理》《现代国防工业》《国土安全与应急管理手册》《国防管理》《国家安全新议程》等一系列前沿书籍,并担任主译或主审,大大推动了国内在此领域的研究水平。
  春华秋实、云卷云舒。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在陈波的引领下,已经成为我国地方院校中实力最强的国防经济学术机构之一。在国防经济学高端人才仍然比较稀缺的情况下,中央财经大学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延揽吸引了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以及英国伯明翰大学、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意大利罗马大学等一批国内外名校的优秀博士加盟,奠定了单位的强劲发展后劲。培养了大量的高水平研究人才,2019年在南京国防经济学年会上看到该院博士、硕士研究生的出色表现很为他们自豪。该院是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组成单位。2019年该院跨学科申报的战略经济与军民融合新兴交叉学科又顺利入选北京高校中百个高精尖学科之一,获得年均上千万的经费支持。这是国防经济学科建设史上的重要事件,也是陈波团队的光荣。
  随着世界格局的深刻变革,国际国防经济学正在飞速发展,而中国国防经济学研究与国际同行的研究不但没有拉近,还有拉大的趋势。作为事关国防与经济两个领域的重要学科,没有国防经济学科的崛起发展,也就很难有大国的崛起与担当,这是陈波说的一番真话、实话。适逢百年不遇的大变革,适逢民族复兴的大趋势,适逢改革强军的大机遇,学者应当有社会责任,不哗众取宠,也不人云亦云,加快创新,不负韶华。陈波秉承一贯的学者品格,砥砺前行。
  惟进取也故日新。陈波能吃苦耐劳,能勇于进取,就像那对生存条件要求低,生命力顽强的二月花,在国防经济学界领异标新,努力绽放“国防经济学2.0版本”的理论之花。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