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高度关注的国际大石油战略新动向

作者:邹力行 来源:《国际融资》杂志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5日
随着中国对外能源依存度不断提高,在中美全方位综合国力竞争的同时,中国同美国围绕能源资源、能源通道、能源市场、能源战略的博弈将日趋激烈。面对复杂形势,中国需要考虑如何提高国家能量安全度?如何加快加大煤化工产业发展?如何加大节能减排力度?如何有效介入国际油气资源勘探?

应对国内外复杂敏感的形势,特别是在全力应对一些“黑天鹅”事件的同时,我们对国际市场的一些战略动向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切最终还是要靠发展来解决问题,能源始终是制约我们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近期国际能源市场的一些变数和大石油战略新动向,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石油生产能力重新布局
能源版图出现新亮点,但石油和天然气探明量大幅下降
2019年,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首次点亮圭亚那-苏里南盆地石油诱人前景,在那里发现14个油田,图洛公司(Tullow Oil)也在附近发现两个油田,阿帕奇公司(A pa c h e)正在这个盆地的苏里南一侧钻井,累计探明石油储量达到60亿桶。俄罗斯则在北极水域发现近15亿桶石油储量和高达17万亿立方英尺(T c f)的天然气储量。但是,2019年新探明的石油量大约仅为80亿桶,不及2018年探明的100亿桶,跌至70年来最低水平。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新探明的石油储量跟不上现有资源的消耗。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数据,目前现有资源的替代率只有16%。换言之,每消耗六桶石油中只有一桶产自新探明的资源。

美国在继续推动技术进步的同时,大幅增加钻机数量
美国一方面在墨西哥湾深水区( G u l f o f M e xi c o)和巴西深水区石油钻井部署机器人等智能设备,生产成本下降50%,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另一方面,大力提升钻探能力。2016年5月至2019年,美国石油钻机数量增长178%,达到560台,大约占全球石油钻机数量的33%。美国能源巨头纷纷提出大幅增产计划: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目标是2024年每天从二叠纪盆地(the Permian Basin)生产100万桶石油,雪佛龙(C h e v r o n)目标未来五年达到90万桶/天。美国原油产量2016年为880万桶/天(b p d),2017年为935万桶/天,2018年为1088万桶/天,2019年上升到1200万桶/天。美国原油活跃期货三年间上涨85.1%。随着钻探技术不断进步和钻机数量大幅增加,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国。Rystad认为,到2025年,美国石油产量将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总和。当然,技术进步提高产能不光是在美国,在欧洲等其他地区也很显著。比如,2019年,挪威Equinor能源公司设法削减了其位于挪威北海Johan Sverdrup油田成本,该油田日产量已达到35万桶,整个油田开发的盈亏平衡价格低于每桶20美元。

一些国家继续调整生产能力平衡石油市场
欧佩克国家和其他主要石油生产国实施每天减产 120万桶原油生产计划。特别是沙特阿拉伯为了支撑 价格,2019年上半年进一步抑制供应,将石油产量保 持在石油输出国组织主导的减产协议水平以下。俄罗 斯和欧佩克联合减产,企望石油交易价格能维持在从 每桶60美元到85美元不等。伊拉克也根据欧佩克协议 将石油出口削减到350万桶/天。委内瑞拉则因断电和 美国制裁而减少了石油生产和出口。


一些国家主权基金大幅调整能源投资重点
世界最大的国家主权基金,挪威万亿美元主权财 富基金,出售了其在134家天然气勘探和生产股份公 司价值约80亿美元的股份。挪威政府指出:随着时间 推移,国家主权基金将逐步退出勘探和生产公司,进 而转向可再生能源,更多地投资于拥有炼油厂和其他 下游活动的能源公司。这或许是石油勘探量大幅下降 的一个原因。
中俄能源合作有新的进展
外电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Gazprom)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正就新的能源 基础设施加快谈判。2014年,俄中达成一项历史性 交易,30年里,从西伯利亚通过管道输送天然气到 中国,价值4000亿美元。目前,双方正在紧张商谈 西伯利亚2号或阿尔泰管道(Siberia-2 or Altay p i p e l i n e)合作建设项目,这将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 团公司在十年内成为俄罗斯最重要的客户。

进一步加强石油基础设施建设
美国军队加入能源出口码头航道建设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 石油买家,其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主要处理 进口业务。在美国国会2015年决定取消 实施了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后,出口迅速 增长,迫切需要更多的出口码头。目前美 国只有一个港口可以装载超大型原油船, 原油在港口泵入超大型油轮达到一定水平 后,超大型油轮需要进入墨西哥湾深水 区,通过驳船继续装载。因此美国石油出 口大幅增加引发相关企业争相建造出口码 头,以便处理未来每天超过300万桶石油 的出口量。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军队 也加入了扩大美国石油出口的竞赛。2019 年1月8日,美国原油市场分析师(I r i n a S l a v)报道: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与五大湖 疏浚码头公司签订单9300万美元,要求其 在科珀斯克里斯蒂港(P o r t C C)加深和 拓宽船舶航道,以便超大型油轮使用。这 一消息在美国也是一个重大新闻,既说明 大宗商品巨头激烈竞争的态势,也说明美 国联邦政府为支持推动原油出口正在采取各种可能措施。

加大保护和完善能源基础设施
一是美军设想对叙利亚油田进行广泛 防御。美国五角大楼2019年10月28日表 示,美国将以“压倒性的力量”击退任何 试图从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兵手中夺走叙 利亚油田的企图,无论对手是伊斯兰国, 还是俄罗斯或叙利亚支持的部队。二是加 大可再生能源开发力度。2015年12月,美 国政府签署一项1.15万亿美元支出法案, 支持可再生能源生产; 2019年6月27日,世 界贸易组织专家组报告,美国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马萨诸塞 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和蒙大拿州通过财政、税 收等政策对符合当地条件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提供补 贴。三是开发和广泛应用节能新技术。英国石油公司 (B P)报道,2018年美国石油消费量增长3.8%,但 由于新型汽车燃油效率改善,美国用于生产轻质蒸馏 油的石油下降0.1%。一些公司正对可再生能源、电 动汽车和相关基础设施以及公用事业进行重大投资。 比如,几十年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一直不把电动汽 车当作一回事儿,现在他们终于改变态度。石油公司 正开始疯狂收购电动汽车充电初创公司,以便在“新 燃料”产业发展过程中占据有利态势。据麦肯锡公司 (McKinsey&Company)报告,到2025年,将有超 过350种新型电动汽车按计划上市。四是加快核电站 退役。到2040年,全球大约有200个商业反应堆将退 役,这是整个现有核电站的一半。在核电站退役过程 中,有些国家将自行关闭核电站,有些国家则需要寻 求外国公司援助,从而形成一个特别的商业反应堆拆 卸市场。到2035年,商业反应堆拆卸市场容量将达到 约1110亿美元。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日本, 这些拥有先进核能的国家,为了在新的市场占有一席 之地,已着手积累退役经验,与外国客户合作,并与 媒体和民间社会建立联系。五是大力推动使用清洁太 阳能。到目前为止,太阳能电池板更多地是为了环 保,而不是为了省钱。为了鼓励更多人使用清洁太阳 能,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已出台政策,鼓励房主使 用太阳能,给予1000美元的回扣和奖励,这些回扣和 奖励可以覆盖与新太阳能电池板安装相关的100%成 本。在享受折扣和太阳能奖励之后,在许多情况下, 客户每年还可节省高达50%的家庭供电成本。

进一步强化北美炼油厂全球优势
美国石油中间馏分油加工能力的提升,成为石 油需求的重要驱动因素。美国已经拥有全球约五分 之一的炼油能力,美国许多现代化先进设施能够生 产一系列炼制品,包括高价值的轻质石油产品。美 国大石油战略不满足于此,正在采取一些新举措,进一步强化北美炼油厂全球优势。比如, 在加拿大拟建跨国管道,向亚洲出口更多 原油之际,美国加大了对其邻国的重质和 廉价原油的战略关注,已投资数十亿美元 提升进口原油加工能力。特别是美国一些 大公司,对越来越重、越来越酸的原油深 加工产品和细分市场前景看好,不仅看重 原油的能源价值,而且看重原油作为化工 基础原料的市场潜力和意义。因此,在美 国增加能源出口能力的同时,美国一些重 要炼油公司,继续进口较重的原油。比如 美国Phillips 66(综合性跨国能源公司) 认为,进口重油通常比进口所有其他石油 品种都要便宜得多,可以创造极好的套利 机会,还可提供投资美国国内基础设施 的机会,促进石油行业中下游化工蓬勃发 展。美国炼油厂进口原材料成本极低的重 油,然后高价销售其精炼产品,从中获利 十分可观。Phillips 66公布的业绩充分说 明这一点。比如2018年第四季度,该公司 炼油业务收入超过20亿美元,而2017年同 期仅为5.16亿美元;其他细分市场——化 工、中游产品和营销的季度收益也是逐年 增长。过去四、五年,北美致密油成本大 幅降低,已成为竞争力很强的石油供应来 源。路透社2019年5月10日报道,美国炼 油厂制定了一份2020年计划:拟利用其复 杂业务,通过生产符合新国际法限制运输 燃料含硫量的产品,实现利润最大化。埃 克森美孚(ExxonMobil)最近批准在德 克萨斯州贝城(Baytown)扩建一座价值 20亿美元的化工厂。与此同时,P h i l l i p s 66和雪佛龙正考虑投资50亿至60亿美元, 用于另一个将乙烷转化为乙烯的美国石化 扩建项目。
炼油业巨大市场潜力也吸引了股权投 资主流投资者的高度重视。比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基金 (Berkshire Hathaway),最近在削减包括IBM和 甲骨文(O r a c l e)在内的股票仓位的同时,仍然购买 了大量的Phillips 66 (NYSE: PSX)。美国媒体评价 这是沃伦·巴菲特在美国能源革命上的最佳表现。

WTI价格越来越成为国际原油市场基准价格
原油市场是全球性的,世界各地的原油价格通常 是同步波动。目前,反映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波动情况 的指标主要有:美国W T I原油价格、欧洲布伦特原油 价格(B r e n t)和阿联酋迪拜原油价格。其中W T I原油 价格是指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所有在美国 生产或销往美国的原油在计价时都以轻质低硫的W T I 原油作为基准。按常规而言,原油价格基于质量和地 理位置存在差异,但石油的可替代性通常会阻止特定 的基准价格与其他基准过分偏离。比如,W T I原油质 量会略高于布伦特原油,2006年之前,W T I几乎总是 以每桶一至两美元的价格高于布伦特原油。由于美国 一个时期实行原油出口禁令,而且美国政府通过每周 三定期发布能源数据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每周持仓 报告等多种方式管控WTI原油市场,因此美国WTI原 油价格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本地化的市场价格。W T I价 格与现货市场容易出现背离现象。比如,2007年,购 买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W T I)的保险费(溢价)变成 折扣(WTI premium became a WTI discount), 从2010年到2013年,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折扣超过10 美元/桶,严重背离了正常的国际原油市场,引起国 际原油现货商不满。沙特阿拉伯曾提出要放弃W T I 定价,改为O P E C一揽子油价。然而,W T I同美元一 样,虽然饱受争议,其支配地位同美元一样依然不可 撼动。2016年,美国取消原油出口禁令后,W T I回 归国际常规路线, 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折扣消失, 支配地位更加巩固,有趋势成为国际原油市场最重要 的基准价格,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美国 原油出口对象国家数量迅速扩大到36个,O P E C+等 石油调控机制受冲击不小,中东产油国和俄罗斯面临巨大压力。与此同时,在美国宣布进一步取缔伊朗石 油出口后,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在很大程度上回到石油 市场,大多数合法的商业利益将不得不避免购买伊朗 石油。伊朗的流量必将减少。美国创纪录的产量和不 断增长的原油库存完全可能夺得伊朗因受更严厉制裁 而空出来的市场。霍尔木兹海峡石油运输路线受到威 胁,必将增加对原油供求的恐惧,推高原油价格。 “黑天鹅”新冠病毒进一步增加市场敏感度。美国正 在把自身塑造为国际原油市场新霸主,强化对全球能 源市场的影响力,实现全方位“能源统治”。

把握形势,应对挑战
世界能源新格局基本成型。美国对全球能源市场 的主导力越来越大,大半天下都是美国的,美国石油 化工占据新的制高点,石油美元仍将主导世界,美国 政府在能源市场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着力很深, 不完全是市场行为;俄罗斯、北欧、南美、非洲的发 言权亦有所增加;欧佩克力量逐渐势弱。世界消费市 场气增油稳,出口国的定价地位依然如故。东南亚、 南亚是进口主要地区,且进口规模越来越大。石油作 为化工基础原料的潜在市场越来越大,战略意义越来 越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休斯顿2019年度能源峰会上 提出,要把能源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重点。美国 不仅是原油产品的最大消费国,而且在2019年取代沙 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产量最大的国家。美国拥有世 界上最大的炼油厂和产能,也是世界上原油“边际生 产国”。美国也是能够对另一个国家实施制裁并实际 改变供需平衡的主要国家。美国正在更多地使用“石 油武器”实现其经济和政治目的。美国挑起贸易战, 有可能把对华能源出口作为直接谈判筹码。美国构陷 中国石油企业在非洲、南美业务,对伊朗、俄罗斯和 委内瑞拉实施经济制裁、长臂管辖,也对中国同这些 国家油气合作产生损害。
中国是油气进口大国,且依存度很高,可能近几 年的进口数量是越来越大。随着中国对外能源依存度不断提高,在中美全方位综合国力竞争的同时,中国 同美国围绕能源资源、能源通道、能源市场、能源战 略的博弈将日趋激烈。面对复杂形势,中国需要考虑 如何提高国家能量安全度?如何加快加大煤化工产业 发展?如何加大节能减排力度?如何有效介入国际油 气资源勘探?
中国很重要的一项战略措施可能是:抓紧筹建能 源母基金,支持有关部门进一步做好新时期能源产业 供应链发展规划,合作共建包括石油大宗产品在内的 生产加工基地,加大国内外能源融合发展力度,特别 是与国际社会融合发展的力度。
在政府部门指导和协调下,由开发性金融机构发 起,大中型企业积极参与,首先在国家层面筹建能源 母基金。资金从企业筹集,国家税务政策支持,建立 市场化运作平台和机制,为国家能源安全提供持续的 重要的支持。资金主要用于:在国际市场建立新的合 作平台,合作研究、合作规划、合作开发、合作生 产、合作发展;在国内市场加快推动设立国家低碳发 展母子基金体系,充分引导和吸收社会资金共同支持 低碳经济发展,支持新能源开发和应用;在关键时期 关键项目,发挥不可替代的战略性作用,为国家能源 安全保驾护航。

作者系中国社会经济系统分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 原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高级专家,中国科学 院现代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