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价格形成和收储机制的路径选择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根据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年要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从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改革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和收储机制、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等方面,全面确定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施力重点。当务之急是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此次会议已确定,要积极稳妥改革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抓好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做好政策性粮食库存消化工作

针对会议提出的要严守耕地红线、保护和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程国强解读为,要保证优势产区生产更好的粮食,其它地区生产适应当地环境、适销对路的农产品,真正提高农业生产的质量和效益。

农民翘首以待2017年的小麦托市收购价格不变政策出台,是定心丸,也是市场晴雨表。纵观粮食市场,以及玉米收储制度的重大改革,顶层意欲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让价格回归市场,与国际市场关联度大的品种,如大豆、玉米、棉花,发挥市场形成价格机制,先后实行大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办法,玉米实行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市场化收购的原则,对种粮农民实行生产补贴,东三省密集出台的2015年大豆目标价格补贴额度,均比上年提高。黑龙江省连续出台玉米大豆轮换补贴政策和耕地轮作补贴政策、玉米深加工企业玉米收购补贴。这一切政策措施,旨在加大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整粮食种植结构,实行耕地轮作休耕,保护地力,涵养粮食产能,把粮食补贴向规模种植和地力恢复倾斜,建立安全、高效、绿色现代农业,改革完善粮食收储政策,既避免粮价大起大落,保护农民利益,又有效减轻财政负担,重建现代粮食生产和流通产业。

2016年小麦市场由于产量、天气、病虫害等因素,导致市场两级分化的特征十分明显,即优质小麦价高难求,质差低层小麦深在闺中人未识,无人问津,小麦替代玉米基本没戏,还有2016年小麦托市收购量大大超过上年。2017年小麦托市价格政策不变,是利好消息,无论是对农民和贸易企业。中国粮食经济学会副会长尚强民先生曾撰文说,托市收购为什么仍显必要,在建立起农业收益保险等有效的保护体系前,不能简单地将国家粮食托市收购的制度性安排废止。目前国内的情况是,对生产者的保护主要集中在粮食收购环节政策之上,缺乏对粮食价格波动导致的生产者收益下降的农业保险的制度安排。在国内粮食市场发育不全、无形的手失灵下,为确保生产流通,小麦、稻米托收收购就要继续。近日尚强民再次指出,托市收购本质上针对的是数量失衡问题,启动的条件是价格,正常情况下是价格反映供求平衡关系,根据市场价格表现,开展政策性托市收购活动,但是价格往往受到货币供应、收购能力、市场参与者预期等多种因素影响,价格表现“丰富多彩”。粮食托市收购初衷是保护农民利益,解决粮食数量和价格失衡的问题,结果是功到垂成。

我赞同尚强民的观点,在粮食市场不完全发育,粮食生产的碎片化、轻视化,面对国情、粮情,总结1997年面对供大于求而出台的粮食“三项政策、一项改革”失败的教训,必须用市场无形的手和国家粮食宏观调控有形的手,五指相扣,精准发力,逐步引导粮价由市场完全形成,提高粮食流通市场化、流通业态现代化水平,目前应继续坚持和完善小麦、稻米主粮托市收购政策,取消玉米临储收购政策,尽快取得大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改革的成功经验,并且加快现代农业发展步伐,按市场需求调整农业结构,走一条安全、高效、绿色粮食和农业发展道路。

小麦、稻米等口粮托市收购暂时不能取消。2017年小麦、稻谷将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这也是落实“有保有压”、农产品价格主要由市场形成,实行粮食品种差别化价格政策的具体举措,改革的取向是完善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运用价格和补贴等手段,建立起既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又能保障农民利益、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的粮食价格支持政策体系。

粮食最低收购价对托其粮食价格和市场,保护农民利益,起到了根本性保护作用。但是由于我国粮价市场形成机制不健全、不完善,并且受计划经济政府定价的惯性思维影响,还有粮食收购主体良莠不分,缺乏良性和理性收购预期,目前最低收购价在执行过程中,就有意无意中起到了市场参考价的作用,形成了“风向标”和“标杆效应”,很多用粮企业和收购企业就是参照最低收购价收购,这无形中就形成当前市场粮价由最低收购价来左右的实际情况。

鉴于当前国际国内粮价倒挂,市场粮价市场形成过程的复杂性,国际国内、现货期货两个市场的共同作用,大豆、棉花目标价格试点还未有完全成功,操作的精准性出现问题,而小麦、稻米是主粮,其价格受国内粮食生产的制约性很大,近年全面实行粮食特别是口粮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条件,不成熟,可操作性不强。当前应完善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国家在制定最低收购价时,要慎之又慎,综合考虑,通盘测算,力求科学合理,探索最低收购价形成机制,把农业生产成本、历年粮食市场及收购价格、近年来的最低收购价水平、国际市场粮价等诸多因素,作为形成价格的参照依据,出台既能增加农民收入,又能有效稳控粮价,实现顺价销售,兼顾国家利益(最低收购价竞价拍卖增加了国家财政收入,是一举两得的好政策),保护低收入人群利益的最低收购价。

2017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维持上年不变,以及取消今年临储玉米收购,已经对社会发出强烈信号,玉米这一关系饲料行业、与国际市场关联度大的品种应加快市场定价步伐,小麦、稻谷应以稳控为主,避免过度上涨或下降。粮食产量及价格牵动各方,政策措施事关粮食安全,事关基层种粮积极性,完善政策,不折不扣执行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至关重要。粮食托市收购主体要全,不能只局限于中储粮,应结合粮食三项补贴改革试点,改变粮食补贴方式,综合考量托市收购和种粮补贴,一改种粮补贴方式,改为卖粮补贴,农民卖一斤粮,给一斤补贴。

应抓紧改善健全小麦、稻谷托市收购政策,一是打破中储粮一家独大的局面,增加地方国有粮食购销企业为托收收购主体,分贷分还,这样可以避免恶性无序竞争,损害农民利益。二是粮食托市收购预案启动以地方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为主,综合中储粮、农业、物价部门的意见,以实际收购农民的粮食价格为启动托市的市场参照价格,而不是以粮食经纪人出售粮食的价格作为托市收购启动的市场价格参照,实际上农民一般都是卖“地头粮”,那才是真实的收购价格,粮食经纪人的售卖价格,已经是第2个收购环节了,目前的粮食流通是种粮农民——小粮食经纪人(一般是走街串巷小三轮车地头收购)——大粮食经纪人——粮食加工企业或粮食购销企业,因此粮食托市收购是否启动参照的市场价,理论上说的市场价不是农民的卖粮价格,实际是粮食经纪人的销售价格,而不是真正的种粮农民送到粮食购销企业或加工企业的到库价。

 同时加快粮食立法进程,用法律的形式把小麦、稻谷托市收购主体、职责范围、质量标准、价格形成机制、竞价拍卖销售的办法,以及监督检查主体和对象,予以纳入调整关系范畴,规范其运作,这也是粮食人和农民多年的期盼。

粮食收储政策改革理应包含粮食储备制度的变革,目前中央、省、市、县四级储备制度已自成体系,但存在市(地)以下储备数量不足问题,同时各自为政,互不说话,也存在一些弊端和问题,如轮换时间和节奏不衔接,粮油轮换政策机制不健全,财政管赢不管亏,粮油集中轮换出库,争相销售,集中轮换入库,争购粮源,对市场和价格带来一些冲击,特别是市地以下粮食储备轮换,承储企业各自操作,盈亏自负,由于粮食行情变化,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建议一是各级粮食储备粮轮换实行政府集中采购和竞价拍卖的运作办法,同一操作,这样避免粮食市场和价格的风险,也有效规避企业不应承担的质量和盈亏风险。二是同时应建立中央和地方储备粮轮换衔接制度,把握轮换时间和节奏,避免集中入库和出库,冲击粮食市场和价格。三是为策应小麦托市收购政策的有效实行,加大托市小麦及政策性粮食库存的抛储、竞价拍卖政策研究,构建全国及区域性粮食大市场,有效避免粮食市场和价格的大起大落。四是坚持玉米市场化改革不动摇,理顺流通渠道,形成玉米产业链条,规范市场主体,理性收购、顺价收购,坚决取缔恶意炒作、囤积居奇、逆市操作等不法行为。                        

作者系中国粮食行业协会、中国粮食经济学会理事

(编辑:admin)